今天是: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习园地 > 思想研究
国家兴亡 匹夫有责——记我家乡一位抗日粤军中将师长林烈
编辑日期:2016/1/6  作者:广东民革    阅读次数:次  [ 关 闭 ]



谢玉清


   我的家乡高要禄步镇有这样一位抗日粤军中将师长——林烈(1886~1944年),名以俭,字捷之、节之,高要禄步镇北根村人。我夫君籍贯是高要禄步镇北根村人,我是从夫君的三伯父林以森(现已故)前年口述中得知林烈爱国爱民的光辉一生,让我由衷的感动和敬佩,我为我故乡有这样一位抗日革命英雄而自豪,我有责任去整理编写他的历史篇章,继承弘杨粤军中将师长林烈爱国的一生。
   林烈,公元1886年出生于离广东肇庆城区仅30公里的高要禄步镇北根村。父亲林士铭是富商,生有五子:林以温、以良、以恭、以俭、以让。林烈排行第四,乡亲们多称其为阿烈四哥。
   林烈7岁时入学读书,且聪明好学,1911年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与李济深、伍观淇等为同期同学。年仅25岁的他便成为该校的军事教官,并与此两期的广东籍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的入伍生张发奎、黄琪珊、余汉谋、李汉魂、邓龙光、黄镇球等有深厚的师生之谊。
   1910年,24岁的林烈加入同盟会,同年4月,在老家高要禄步镇和林直之等20多位热血青年加入了由陈子忠奉同盟会南方支部之命,秘密回高要组织设立同盟会高要支部。同年12月,随统带隆世储的广东新军陆军第四独立旅第二团参加广东的第一次北伐。
1912年2月,林烈任广东北伐军部队第二协参军。总司令是姚雨平,李济深等四人为参谋。第一协统是林震,参军是何其雄,第二协统是隆世储,参军是林烈。北伐后林烈任独立旅军事委员。
   1916年,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返广东,历任教官、营长、团长和援闽粤军司令部上校参谋等职。当时的粤军总司令陈炯明对其十分敬重,称其为团长公。
   1920年林烈任大本营军事委员会少将委员(当时年仅34岁),1921年冬任粤军第十一师代理师长。两广军阀混战时,林烈奉命率部西挺,把盘踞在广东肇庆一带广西桂系军阀头子沈鸿英、林虎、马济等部队赶回广西,并一举攻取桂省大门梧州,继而挺进广西百色、百隘等腹地。
   林烈率部队军威大振,所向披靡,频频告捷,深得上司欣赏。
   1922年初,班师回粤,当年林烈年仅36岁,即晋升为粤军第十一师师长。授中将衔,兼管罗献祥独立旅,镇守惠州飞俄岭军事要隘。史称“粤军”是广东军事集团的统称。同年6月任陈军第五军第十旅旅长、第一师师长、陈军右路指挥官。因其主帅陈炯炯明背叛孙中山之后,林烈悲愤交加便离开部队,走避上海。
   1925年春辞职继而转往香港隐居。1929年回乡于12月2日被任为高要县县长(是年43岁)。后获悉其学生余汉谋部移师江西,兵驻赣南,才于1930年找余汉谋求助。余汉谋深念师生情谊,便委以赣南政务处副处长和江西赣县县长等职。
   1936年10月,日寇举兵侵华,战火蔓延,华北沦陷,时值“七七”卢沟桥事变,日机、日舰频频向我国东南沿海骚扰。大敌当前,国民党政府便考虑到富有军事知识和作战经验的资深师长林烈,安排他出任南澳县县长。
   南澳县,是一个孤岛,面积只有二十多平方公里,是一个仅有3万人口的弹丸小岛,东为宽阔的海疆,近在汕头,毗邻台湾,距高雄市仅180海里,当这个县长得益和效果是怎么样,是可想而知的,加上日寇猖狂,其安危程度,更显然而见,在这举足轻重的关键时刻,任与不任,林烈是深知其害的。但是,他不计较个人得失,只想到“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便知难而上,毅然接受,走马上任。
   1938年5月,日军每天出动水上飞机2架,兵舰艇26艘,登陆船艇和汽艇60艘,围困南澳全岛。6月初,每天入夜时分,便拍飞机临空全岛,,投放照明弹,还夹以连珠炮和机枪扫射,此此时期,全岛军民,惊恐万状,县民扶老携幼,奔走入山地的防空洞,避免裘击,全岛军民经过一段誓死守土的战斗后,形势渐劣。林烈当时双脚发病,痛楚难行,便对林永和说:“现在情况危急,要重新部署,县府要立即转移到羊屹村。”命令林永和带着印信、密码、望远镜、电台等物件,先撤到西阁。果然不出林烈县长所料,日军凭借强大的兵力武器,强行登陆,占领了南澳岛。省派来驻守南澳的保安营亦在边战边退,向饶平方向撤退。
   1938年至1944年间,林烈虽然闲居肇庆疗养治病,但是,为肇庆、禄步、为北根村民村做了不少公益好事。日寇侵占西江的肇庆之前,林烈以省参议员的名义,建议并得到同意将肇庆的珍贵文物,如:丽谯楼和包公祠的大藤鼓、古铜鼎、锡香案等一批古文物运回禄步,藏于古庙,使这批文物得以完好保存。日寇侵占西江,禄步沦陷之后,他常召训集结于乐城、河台、水南大径深山和德庆的武垄、播值、凤村、悦城深山、广宁的五和、兵哼深山一带的绿林人物(俗称土匪)头领如:伍横、陆击、麦新苟、邝光卓等人,晓以大义,并要求他们只能对抗日寇,不得扰乱社会治安,故使禄步一带社会治安较好,秩序井然,起到了维护乡梓,安定人心的主导作用。同时,还曾多次回禄步圩召集当地富商及各乡乡长等人,研究并决定整顿旧圩市场,开辟新圩市场,并建议通过将市场收入全部拨给禄文中学作办学经费,禄文中学也办得很出色,毕业的学生大部分能升学并毕业有成。由于他十分关心文化教育,当地师生无不感谢他,称颂他。
   禄步圩沦陷后,他和太平会长林植西,北根维持会会长林德祐多次商量研究,并在北根村打更祠召开群众大会,部署村民疏散计划,使全村群众有秩序、有组织、有领导地带着贵重物品及生活用品逃到黄田坑、下降坑、桃村、凤俭等深山村落,确保了北根村群众人身和财物没受多大损失。此后,北根村民谈起“走日本鬼子”的经历,都十分感谢林烈。
   日寇占据肇庆之后,多次派翻译到肇庆豪居路林烈的寓所“韬园”寻找林烈,并请这位军界老将军出山当傀儡,但一向有爱国思想和民族气节的林老,却大义凛然,闭门谢客,为了避免日伪人员干扰,林烈遂携眷回老家禄步镇北根村隐居。日寇上校军官伍大佐又带着卫兵翻译,到北根村追寻。因林烈在乡间,有较高威信,日寇无法得知其下落,林烈才得以脱身。1944年春林烈为避开日寇的骚扰,不敢留居北根村内,带病逃入深山黄田坑居住,且每天迁移住处,终因年老体弱多病,加上住于深山时间较长,受山岚瘴气的侵袭,水土不服,缺乏营养,缺医缺药,和一颗忧国忧民之心等,含恨病逝于黄田坑山村之中,终年58岁。当遗体运回北根村时,那个日军军官伍大佐上校闻讯后,以为林烈佯死,赶到林烈遗体前,确认已死后,便假惺惺作了悼念仪式后而离去。当时村民除了大骂日寇一场之后,都赞扬林烈宁死也不作日本傀儡,决不当汉奸的人格和骨气。林烈病逝后,当时禄步的当权者,德庆、广宁、大迳一带的绿林头领、自卫团、保安队以及北根周围的村民,以“摆路祭”的形式,由北根——龙出岗——禄步镇等沿途摆了十几档祭台,为林烈送殡。可见林烈爱国、爱家乡、爱民的精神很受当地一带的人们对他的敬仰之情。
    林烈生前有妻妾五人,长子达君,毕业于广州的国立中山大学,1946年任中国兵器厂广东兵工厂中校技工、军械主任。1949年秋去海南转台湾,历任国防部(台湾)兵工厂总工程师,授上校军衔。达君有子曰端伦、端常,女曰端纲、端祀共四人。林烈次女曰寿珍,毕业于广州中山医学院,曾在沈阳空军后勤部任医师,后调辽宁鞍山钢铁厂白楼门诊部任主任医师,1985年、1986年曾两度回肇庆并探望过我爷爷和三伯父林以森(已故)。
林烈生前和康有为先生十分友好。林烈于肇庆豪居路建好别墅后,康有为亲笔为其题写“韬园”两字及一副对联,联曰:“高窗云外树……”。林烈还将“韬园”两字用云石雕像成横额,镶嵌于门口上方。据我三伯父林以森讲述他祖父林植西回忆说,林烈建此屋多为其学生余汉谋。李汉魂资助,进宅前康有为来贺,写上此联并“韬园”两字,意为“韬光养晦”的意思。可惜,于九十年代,此两字石刻被人挖走,如今不知落在何方。
    林烈的一生是爱国、爱家乡、爱人民的一生,他的爱国主义精神和高贵的品格很值得我们后辈学习和继承。